第二天,杨立斌接到了徐明书的电话,徐明书不急不躁地跟他说起了监所检察科的职责-天天泰州论坛
点击关闭
您现在的位置新闻通讯稿首页>>国内新闻>>正文

工作明书-第二天,杨立斌接到了徐明书的电话,徐明书不急不躁地跟他说起了监所检察科的职责

土耳其未炮击美军

「法律在我心中是至上的,我寧可得罪你,也不能違背法律。」這句話讓楊立斌心頭為之一震,「他之後還經常來宣傳警示案例,我們也意識到一旦出事,再小的事也是大事。」

「我們非常想念他,所以他的名牌也一直留在這裏,時刻提醒我們監督工作一定要『較真』。」廣德縣檢察院檢委會專職委員、刑事執行檢察部部長、現任駐所檢察室主任郎大江不願意相信徐科長已經離開,彷彿只是短暫的出差,仍然和大家戰鬥在一起。

楊立斌終於「忍不住」了,一氣之下,打電話給檢察院領導「告狀」,要求來查自己是否有問題。第二天,楊立斌接到了徐明書的電話,徐明書不急不躁地跟他說起了監所檢察科的職責。

「寧聽罵聲,不聽哭聲」徐明書常說:「對自己嚴一點,干工作就會實一些。」2013年下半年,組織安排業務成績突出的徐明書任廣德縣檢察院監所檢察科科長,同時兼任駐縣看守所檢察室主任。

後來,單位的同事為徐明書捐了數萬元錢,他一直不願意收:「每月1萬多元的醫藥費,說不差錢是假的。但是錢不能收,因為怕這輩子都回不了工作崗位了,辜負了同事們的一片真情。」

困難有,但可以克服。徐明書被激發起了鬥志和幹勁,到崗后,他每天上班第一件事就是查看前一天晚上監區監控視頻,看有無在押人員打架鬥毆等違反監管場所秩序的行為發生,監管是否到位。他給自己定了個「規矩」:每天巡查監區不少於3次,每周找在押人員談心談話不少於10次,如若遇到特殊情況去不了,也要打電話詢問看守所民警當天監區情況。為了儘快熟悉業務,他埋頭啃下了與業務相關的法律法規,學習借鑒各地先進經驗,狠抓制度建設,做到底數清、情況明、有規矩。

「我想儘快回到工作崗位上」工作上實現了大跨越,徐明書的身體卻「報警」了。2016年8月14日,一份肺癌晚期診斷書暫時中斷了徐明書逐夢的腳步,他不得不離開工作崗位入院治療。

徐明書的家鄉廣德多竹。「竹本固,固以樹德;竹性直,直以立身;竹節貞,貞以立志」,徐明書生於斯長於斯,也如這片土地上的竹子一般,「生挺凌雲節,任爾冰雪霜。」他用充盈的四十八載歲月年華,生動詮釋了一名共產黨員的信仰和追求,一名檢察官的使命和擔當。

首映式由廣德縣委、縣政府舉辦。縣四大班子主要領導來了,縣直屬各單位、各鄉鎮黨政主要負責人來了,與徐明書共事多年的政法各部門幹警代表也來了。

在監所檢察科工作的幾年裡,徐明書承辦在押人員羈押必要性審查案件20件,建議採納率100%;受理在押人員控告、申訴24件,全部得到妥善處理;向看守所、司法局和各級法院發出糾正違法通知書和檢察建議書78件,均被依法採納。

一次,廣德縣檢察院檢察長張偉看望住院的徐明書時,他惦記最多的還是工作。「當時我們幾位院領導去看他,他把工作交代了一遍,又提出找人替換自己的位置,說監所檢察工作不能因為自己耽擱了。」張偉告訴記者。

初到駐所檢察室,那裡的工作環境讓徐明書心裏涼了半截;而規章制度空白、工作機制模糊、監督秩序混亂,更是讓徐明書心裏沒了底。

如今,嶄新的駐所檢察室明亮潔凈,牆上的矯正人員監外執行檢查流程圖、獨立的檔案管理室,都是徐明書留下的寶貴「遺產」。

最後一筆「黨費」2018年7月2日上午,廣德縣檢察院來了一位特殊的客人——剛剛痛失丈夫不久的朱友花。「他把最後一個月的工資作為特殊黨費上交給黨組織,這是他的遺願。」朱友花邊說邊抹淚。

2018年11月27日,最高人民檢察院、人力資源和社會保障部在北京聯合召開表彰大會,表彰「全國模範檢察院」和「全國模範檢察官」「全國模範檢察幹部」,徐明書被追授為「全國模範檢察官」。

當時該縣檢察院監所檢察工作在宣城市目標考核中倒數第一,這一崗位,別人都唯恐避之不及,徐明書卻一口答應,沒有半點猶豫。

徐明書去世半年後,在他駐所檢察室辦公室的外牆上,他的辦公名牌依舊牢牢地嵌在那兒,上面顯示徐明書的「去向」——出差。

用實際行動詮釋檢察官的使命擔當

「如果身體允許的話,我想儘快回到工作崗位上。」這是患病期間,徐明書說得最多的一句話,他把對工作的熱愛,對正義的追求,對法律的堅守,全部濃縮在剩下不多的時間里。

2018年端午節前夕,同事王俊敲開了徐明書的家門,給他送去大家的問候。徐明書雖然神志有些不清,但看到王俊后,他振作精神從病床上撐起身體,詢問最多的依舊是駐所檢察室的工作進展。「他病成這樣,還在惦記着工作……」王俊說,他跟着徐明書幹了好幾年,從他身上學到的最珍貴的東西,就是愛崗敬業、不徇私情。「他平時嚴謹、認真,永遠是第一個到單位,節假日總是安排我們先休息,他自己當班。」

廣德縣檢察院黨總支書記劉遠春告訴記者,在與生命賽跑的近兩年時間里,徐明書從未忘記每月按時繳納黨費。從2004年7月入黨交第一次黨費,到最後一筆「特殊黨費」,徐明書一絲不苟地踐行着自己當初的入黨誓言。

監所檢察工作職能廣泛,與公安、司法、法院等多個單位和部門都有交集,監所檢察科科長的責任更是重大,既要監督好看守所日常監管活動,又要注意監督的方式方法,保障工作的順利開展。那段時間,徐明書幾乎每天都要巡視與糾正民警的管制行為,他這「較真」的態度令一些民警很不理解。徐明書為此與看守所專門舉行了一次座談會,開誠布公地談了自己的想法,統一思想認識,請大家理解支持。

2018年6月18日,端午節這天,皖南小城廣德一片祥和。王俊拎着院里幹警包的30個粽子來到徐明書的家,然而,讓他悲傷的是,與病魔作鬥爭的徐明書已經在當天凌晨永遠離開了大家……

這還沒完,徐明書第二次來的時候連招呼都不打了,直接搞突襲。「讓我們打電話問矯正對象在哪,然後矯正對象必須要用固定電話打回來,證明其所在位置與說的一致,防止脫管漏管。」楊立斌說,回過電話還不算,他還要去實地抽查。

經辦人員在接過這4545元特殊黨費時,哽咽不語,因為他們清楚地知道徐明書家裡目前的窘境。近兩年的治療,早已花光了他們所有的積蓄,而這些錢則是徐明書最後一個月的工資。

因病情較重,離開醫院后徐明書在家靜養,但他仍然經常回到單位找同事們了解工作情況,也時常打電話詢問。

「監所檢察科監督社區矯正,與我們工作聯繫十分緊密。他第一次來的時候是常規檢查,要查看社區矯正對象的檔案材料,一共30多本,一直看到下午1點多,飯都不吃。」楊立斌說。

——追記「全國模範檢察官」、安徽省廣德縣檢察院原監所檢察科科長徐明書

今年7月5日,安徽省廣德縣(現為廣德市)會議中心,以皖南花鼓戲形式拍攝的微電視劇《最後一筆黨費》首映式在這裏舉行。

「寧可得罪你,也不能違背法律」

在被監督對象眼裡,徐明書的確是一個愛「挑刺」、愛「找茬」的人。徐明書深知,這根「刺」不拔,總有一天會被戳痛。所以即使面對的是老同事、老朋友,他也不會讓步。這一點,與徐明書相識多年的廣德縣柏墊鎮司法所所長楊立斌深有體會。

幾年來,憑着這股執拗勁,徐明書讓廣德縣檢察院監所檢察工作打了一個「翻身仗」:2015年至2017年,該院監所檢察工作在宣城市檢察系統對口業務考核中連續獲得第一。徐明書還作為宣城市檢察機關監所檢察業務競賽的兩名代表之一,參加了安徽省檢察機關首屆刑事執行檢察業務競賽,並獲得了「全省檢察機關第一屆刑事執行檢察業務能手」稱號。2017年12月,在他和駐所幹警的努力下,其所在的檢察室被最高檢命名為全國檢察機關派駐監管場所「一級規範化檢察室」。

2015年3月,在押人員彭某反映,其刑期計算錯誤,被多算了幾個月,要求駐所檢察官幫其糾正。徐明書獲悉后,立即對彭某反映的情況予以調查核實。經過多次奔波,最終為彭某糾正了計算錯誤的刑期。「徐科長擔任駐所檢察室主任后,十分注重在監督中辦案,對在押人員刑期計算錯誤、合法財產追回等方面的問題高度重視,依法履職,盡全力維護在押人員的合法權益,這樣的工作理念在當時是比較超前的。」曾與徐明書一起工作過的同事說。

2014年,徐明書在監控中發現,看守所一位民警私下帶在押人員出來散步。「他當時向我們看守所反饋這件事情,我臉上有點掛不住。為了防止類似事情再次發生,我們對涉事民警進行了通報批評。」看守所所長蔣興祥說。通報后,徐明書又跟他一起找那位民警談話:「我寧聽罵聲,不聽哭聲。你現在可能怨我恨我,但是一旦發生違法違紀,到時候哭都來不及了。」回憶起徐明書這句樸實的話,蔣興祥至今仍然印象深刻,「依法監督既是維護在押人員合法權益,同時也是對看守所民警的保護。我們理解他,也感謝他。」

該劇以已故「全國模範檢察官」、安徽省廣德縣檢察院原監所檢察科科長、駐看守所檢察室原主任徐明書為原型,再現了這名基層檢察官不忘初心、牢記使命的光輝形象。

今日关键词:无锡高架桥坍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