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关闭
您现在的位置新闻通讯稿首页>>综合新闻>>正文

内容平台-而之所以监管层对内容类平台的态度会从之前的“通报约谈”为主转为直接要求下架APP

哪吒票房破41亿

但顯然,即便如此,依然無法杜絕違規內容在部分平台上出現,甚至是泛濫。對於監管部門來說,下架APP不是目的,只是監管層對平台內容治理的一種較為強硬的手段。而之所以監管層對內容類平台的態度會從之前的「通報約談」為主轉為直接要求下架APP,是因為如今的互聯網世界已經發生變化。

實際上,為營造一個綠色、健康的網絡環境,從去年開始,監管部門就頻頻出手,這也讓火熱的內容平台不得不緊繃緊「內容安全」這根弦。

隨着互聯網的發展日趨成熟,網絡平台尤其是內容類平台逐漸成為越來越多用戶獲取信息的重要來源。然而,對於流量、商業化的渴求,使得部分平台利用虛假、媚俗的內容來謀求更多的曝光量。

總結下來,上述被下架的APP都有一些共同之處。比如,這些APP對應的平台大多以UGC(用戶原創)內容為基礎。在內容生產行業監管趨嚴背景下,許多平台在內容引導與監管方面的欠缺逐漸凸顯出來。

引起這一變化的就是之前不少商業大佬口中的「未來商業世界的石油」——數據。

每經評論員王星平近期,「種草」平台小紅書被下架一事在互聯網圈引發熱議。

更可怕的是,這種信息投喂邏輯永遠都是向下兼容,而非向上兼容。因為無論是內容製作者,還是平台,追求高流量始終是最大目的。所以,如何迎合更廣泛的用戶才是第一要義。而對於大量的用戶來說,一旦習慣了信息投喂的套路,即便這些內容平台上出現不合規的內容,也有可能意識不到。

並且,在互聯網世界中,流量越大,需要承擔的責任就越大。一味地追求流量與商業化,蒙眼狂奔,而忽視對所在平台用戶價值觀的引導,只會讓流量失控,從而讓流量成為一種原罪。最後,平台也會因此玩火自焚。

因此,內容平台的長盛之道,既要追求流量,也要足夠陽光。

關於小紅書的下架緣由猜測頻出:筆記造假、內容違規……而小紅書8月1日深夜發佈的有關「啟動全面排查、整改,深入自查自糾」的官方聲明,更是將此猜測推至高潮。至於下架時間,有人猜測少則「一個月」,也有聲音認為,小紅書可能「無限期」下架整改。

每天身處互聯網世界中,用戶其實不難發現似乎越來越少去使用搜索引擎,而是習慣於「聰明」平台推送的「符合自己口味」的內容。這是因為在當下的互聯網世界,中文環境的搜索引擎開始衰落,取而代之的是各種基於推薦數據和算法的信息投喂策略。 在這種策略下,用戶不再需要自己去搜索,只要點擊一次自己喜歡的內容,之後平台就會不斷推薦迎合他們口味的信息。久而久之,用戶就會習慣這些而不再習慣思考,認為平台推薦的內容都是好的內容,平台上看到的世界都是真實的世界。

從社會運行層面看,無論平台是以什麼形態存在,對於傳播違反法律規定和有損道德底線的內容,都必須嚴肅整治。

所以,在當下APP基數龐大且同質化嚴重的背景下,一個優質的內容平台一定需要能夠引導用戶在正面的、積極的、有真實情感的信息中交互。從這個角度而言,如今的監管行為在無形中起到了凈化平台氛圍、激勵優質內容的作用。

事實上,像小紅書這樣被突然下架的案例在近兩年頻頻出現。

但現實情況告訴我們,維護互聯網世界健康的環境,除了有關部門加大監管力度,更需要平台自身承擔社會責任,加強自我監查力度。

6月29日,網易雲音樂、喜馬拉雅、荔枝、企鵝FM等網絡音頻應用陸續在各大應用商店下架。不過7月28日,網易雲音樂重新在蘋果AppStore恢復上架。更早前,B站(嗶哩嗶哩)也出現過被部分應用商店疑似下架的情況,后經證實,B站、秒拍等8款視頻應用在網絡短視頻行業集中整治行動中被要求進行為期一個月的下架整改。

今日关键词:唐僧阿sir现身了